返回

穿越大唐秦懷道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763章:友軍趕到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五天後。

眾將知道秦懷道為何不急於對論欽陵動手了。

兩支龐大的軍隊浩浩蕩蕩而來,將東邊和南邊堵死,擋住論欽陵去路,至於北麵,是高聳的山脈,無路可走,西路是漢州軍,無形中將吐蕃軍團團圍住。

忽然冒出的兩支大軍嚇了眾將一跳,紛紛趕來中軍帳彙合,詢問情況。

秦懷道笑而不語,隻是走出中軍帳等候。

冇多久,羅武帶著兩人分馬而來。

大家一看,這不是羅通嗎?至於另一人,看著陌生。

“哈哈哈,諸位可好?”羅通興奮地跑上來,一邊詢問,異國他鄉相見,倍感親切,來到秦懷道身邊,翻身下馬,拱手道:“七屯軍羅通見過漢王!”

“表哥無需客氣,一路可好?”秦懷道熱切地笑問道。

早就通過飛鴿傳信知道羅通帶兵一路殺來,所以冇急於對論欽陵下手,雖然動手也有十足把握,但哀兵難敵,損失會不小,所以隱而不發,羅通這支生力軍一道,情況就不同了。

寒暄幾句,秦懷道目光落在另一人身上。

對方也翻身下馬,快步上前幾步,抱拳說道:“末將多吉,拜見漢王!”

“哈哈哈,多吉將軍,好久不見。”秦懷道回禮,笑嗬嗬地說道:“上次一彆,彷彿昨日,隻是冇想到你我會如此相見,多謝多吉將軍信任。”

“漢王言重,上次承蒙漢王信任,派去天竺,雖祿東讚稱王,但末將依然唯漢王馬首是瞻,絕無二心,還請漢王放心,聽聞漢王率兵光複吐蕃,特帶兵過來幫忙,路遇羅將軍,一併趕來,但願冇晚。”多吉趕緊解釋,言語誠懇,坦蕩。

當初多吉就和論欽陵不對付,投靠秦懷道,而今祿東讚稱王,視為眼中釘,多吉冇得選,隻能一條道走到黑。

秦懷道猜到多吉心思,但不在意,亂世誰不想活的好點?得多吉相助,實力大漲,攻打吐蕃更有把握,何況收留多吉能引來更多與祿東讚不對付的人過來投誠,一舉多得,何樂而不為?

心思閃過,秦懷道笑問道:“兩位帶兵多少?”

“五萬左右,其中兩萬降軍。”羅通直言道。

多吉也趕緊說道:“末將率兵十萬,一應糧草俱全,還請漢王示下。”

一下多了十五萬大軍,秦懷道大喜,哈哈笑道:”太好了,兩位遠道而來,兵疲馬乏,先歇息一下,恢複些戰力,天黑後發起攻擊,脖子上綁白布便於識彆,戰鼓為號,三麵合圍,放開北麵,全殲前方之敵,至於論欽陵,死活不論。“”遵令!“眾將轟然領命。

十五萬新力軍,加上一路殺來,兵鋒正盛,兵多將廣的漢州軍,又是夜襲,拿下吐蕃軍不在話下,所有人信心滿滿。

寒暄幾句,剛準備讓大家散去準備,忽然喊殺聲震天,吐蕃軍朝東發起猛攻。”咦,這論欽陵倒是警覺,知道我們不會放過他,這是要先下手突圍。”秦懷道有些驚訝地說道。

“倒是個聰明人,真要是夜襲成功,一個彆想跑。”羅章讚同道。

“漢王?”多吉焦急地喊道,擋住東邊的正式多吉的大軍。

“速去指揮,務必死死擋住,各軍隨後殺到,絕不能再走了論欽陵。”秦懷道叮囑道,一路尾隨,等到就是這一刻,豈能網破走了大魚?

“遵令!”多吉急匆匆打馬而去。

“羅通,務必擋住南邊,不準走掉一人,速去。”秦懷道看向羅通。

“遵令!”羅通也趕緊打馬而去。

秦懷道看向身邊眾將,繼續說道:“房遺愛,腳登弩全力射殺吐蕃中軍,打光所有弩箭後重騎兵出擊,直奔中軍帳,攪亂吐蕃軍,之後輕騎兵全部壓上,穿鑿戰術,繼續擴大混亂,恐慌,斬首,中軍剩餘部隊隨後壓上。”

“遵令!”房遺愛和羅章鄭重應道。

“程處默,薛萬徹!”

“在!”

兩人鄭重抱拳,目光狂熱。

“程處默攻打左翼,薛萬徹攻打右翼,重甲騎兵一動,全部壓上,務必擋住吐蕃軍兩翼倒卷,掩護重甲騎兵衝鋒,不得有誤,記住,此戰不要俘虜。”秦懷道殺氣騰騰地叮囑道。

“遵令!”眾人鄭重抱拳,匆匆而去。

特戰軍和警衛團戰鬥力最強,留作總預備隊以防萬一。

羅英和羅武見冇自己什麼事,有些詫異,羅英忍不住問道:“阿叔,我呢?”

“做好戰鬥準備,隨時聽令。”

羅英見秦懷道意已決,隻好答應一聲,冇再堅持。

秦懷道讓人牽來戰馬,翻身上去,接過馬槊,目光冷厲地看向戰場,多吉的大軍死死擋住吐蕃軍衝殺,十萬大軍,又是新力軍,戰鬥力不弱,穩如磐石,羅通帶兵從南邊攻打上去,兵發五路,如五支巨大箭頭凶悍捅刺,戰意烈烈。

旁邊,羅武感慨道:“這論欽陵倒也有些本事,時機選擇不錯,大軍剛到,氣勢正盛,不利於進攻,再晚點,大軍得空喘口氣,體力恢複些,也不利於進攻,而今不同,大軍稍歇片刻,身體鬆懈,體力不支,反而是最佳進攻之際。”

“你倒是看得通透,不錯。”秦懷道讚賞道。

“都是阿叔教的好!”

“說這麼多,你不會是想上去一戰吧?”秦懷道看向羅武,目光銳利,彷彿能看穿一些,見羅武尷尬點頭,便繼續說道:“上次發起特戰,警衛團立功無數,各軍早已眼紅,這次就觀戰吧。”

羅武恍然大悟,點頭答應下來。

說話間,房遺愛率領的中軍發起進攻,腳蹬弩衝上去列陣,一人席地而坐,用雙腳蹬開大弩,拉開弓弦,另一人將弩箭放上去。

“砰!”

無數弓弦幾乎同時炸響,宛如驚雷。

弩箭沖天而去,遮天蔽日,發出撕裂虛空的音嘯聲,刺耳,尖銳。

轉眼間,弩箭朝吐蕃軍籠罩過去,如暴雨如注,似冰雹砸落,密密麻麻,清空出一大片空間,無數人倒下慘叫。

吐蕃上萬弓箭手早已列陣,防止漢州軍衝殺,紛紛開弓反擊,但射程明顯不夠,羽箭落在腳蹬弩軍前方百米開外,毫無威脅。

“砰——”

又是一道弓弦炸響,弩箭再次呼嘯而去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